中国式LP与GP: 扭曲的恋人 由七年之痒看关系本质

阅读: 93 发表于 2017-06-29 13:52

 

  前言

  文/低调前行的M女士 某母基金合伙人

  “中国的LP实在不成熟,他们什么都要参与,也都要管!”

  “中国的GP太不负责任,我们的投资很多都打了水漂!”

  尽管是行业里的两个重要参与者,然而,中国式GP与LP仿佛水火不容——身边很多GP朋友抱怨,募资太难了,LP各种要求,与此同时,来自LP的朋友也总是讨论,某某GP不道德,耍大牌,存在出格的问题等。

  总之,GP与LP很多时候仿佛一对怨偶,互不理解,也互不买账。

  GPLP君用客观的放大镜来审视一下GP与LP两者成为怨偶的核心问题所在,以及各应如何扮演角色才能尽量避免成为一对怨偶。

  好的GP与LP之间是真爱 

  “幸福的家庭各自相似,不幸的家庭则有各自的不幸。”

  ——托尔斯泰

  一段好的婚姻显然需要双方彻底了解,是否靠谱,三观是否一致,相处是否舒服。而GP与LP的结合也需要双方一段长时间磨合。

  然而,在中国, GP与LP之间很多是闪婚闪离。

  很短的时间之内,LP就决定投资某GP,他们看中了这个GP的品牌,当然还有过去的神话。

  于是,刚开始,蜜月期的LP与GP之间非常幸福,然而,时间长了,两者因前期了解不深而矛盾不断。

  毕竟,对私募股权投资来讲,LP与GP的合作是漫长的旅程,彼此关系虽不似婚姻但胜似婚姻——通常,一支人民币基金的存续期是8+1+1年,美元基金更长,而现代社会一段婚姻关系平均可能都维持不到这么久,因此, GP与LP之间,投与被投的关系如何能在一个健康的状态下运作,可以说是决定投资机构之间结合的这段关系是否在最后能评价为成功,也显得格外重要。

  那么如何评估一家机构的品质?如何说他们是靠谱的GP?

  是靠机构间合作用的一纸婚书?还是简单法律文件的条款谈判,只要签两个协议就能保证像婚姻似的白头偕老吗?

  显然,即便加上几个月的尽调时间也远远不够,因为尽职调查付不付责任也另当别论。

  M女士就曾尽调过一只知名基金。然而,尽调过程发现的一个问题格外让M女士震惊。

  中国某知名基金合伙人其实面临诉讼问题,且实际已进入法律诉讼程序,如被判定为非法,这位合伙人要在监狱里面渡过至少两年时光。

  然而,在募资过程当中,如此重大的法律诉讼讯息,对方并没有披露给M女士。

  当然,也有人说中国GP的各种问题也有LP的责任。比如LP对基金管理插手过多。

  而且,即便GP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也还是要投资它,为什么?因为你总是要配置私募股权资产吧,如果不投他们,你还能投资哪些基金?

  在中国,好的GP毕竟不多,能给LP提供现金回报的更是少数。

  而这种GP,一旦投资,你或许还能获得超额回报。

  这当然是大部分LP的心理,然而,如何筛选这些GP,什么样的GP是好GP?GPLP君可以这样比喻——好的GP与LP之间的关系犹如真爱,我们不能怀疑真爱的存在,但是,真爱在这个世界却很难找到,而好的LP他不仅绝对信任你,而且有足够的耐心进行长时间的等待,可谓是名副其实真爱。

  试问这个世界, GP与LP之间存在真爱吗?

  答案当然毋庸置疑。

  如果比较全球各大类资产过往平均回报,私募股权是唯一能在3年、5年、10年、15年及20年周期实现双位数正回报的资产类别。远胜股票、债券与其他另类投资。这也说明,LP通过与GP合作,配置私募股权资产,确实能在长期实现目标的超额收益。更别提,中国各大机构都在宣传和学习的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模式,该基金自1985年到2015年30年间创造了近14%的平均年化收益率,其对私募股权的超额配置,是收益的主要贡献之一。 

  而且其对私募股权坚持长期配置,时间规划在十年甚至更长,这期间绝不插手真爱的工作,可谓是足够信任的LP,以及真爱当中的典范。

  因此,在与欧美市场相比,中国的GP与LP是否值得反思,自己的身上有没有问题,而不是一味的埋怨对方。

  由七年之痒看GP与LP关系的本质 

  婚姻关系存在七年之痒,这毋庸置疑。

  而要保持好一段GP与LP的关系也如同婚姻关系一般并不容易——在中国普遍存在GP与LP之间沟通不畅,双方缺乏信任,再加上每个LP本来也存着扮演GP角色的心态,因此这自然亦导致了在GP的下一次募集当中,LP对其不信任的态度。

  当然LP不专业是一回事,而各式各样GP的所作所为也让很多人跌破眼镜——

  比如说似若小蜜蜂,辛苦忙碌型的,拼命看项目,总害怕错过某只独角兽。

  于是,大家就拼命的忙碌——甚至某基金一年号称看几万个项目,一帮投资经理东奔西跑,撒下天罗地网拼命得找可投项目。

  他们一年四季忙的要死,半夜还在聊项目,每天不停的见创业者,一年休息的时间很少,然后在数万项目中分散掷石般去投大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项目,希望能砸中一只独角兽,身体劳累不堪,对项目及行业的思考往往不深。

  最终,造成项目积压,投后服务与管理也存在巨大压力,退出也成问题。

  不用说,投资人很累,LP也很着急。

  还有孔雀型GP。他们的名气真的很大,很多人以做他们的LP为荣,费尽各种力气才获得了投资份额。然而,基金存续期结束时,这些LP傻眼了,基金投资现金回报还不如买理财产品。  

  为什么?

  因为随着基金品牌的不断增大,基金规模变得越来越大,很多超出了实际其可管理的能力上限。这些基金为了把募来的钱都花出去,开始偏离原来擅长的投资策略,降低投资项目标准、加快投资节奏。同时,基金规模大了,管理费就足够让GP过得非常舒服,GP为LP获利赚取Carry的动力减弱,基金业绩也不可避免走向平庸。

  当然这种情况不是绝对会发生的,但的确存在——因为私募股权基金存在这样一条发展曲线。

  在第一支基金开始募集时,GP犹如一只丑小鸭,募资总是很难,即便他们是一线基金独立出来的明星投资人。在基金林立、万家争鸣的现况下,要建立一个新的品牌,创立一个新的团队,谈何容易。刚创建一个新机构,其角色已经不单是投资合伙人,还要募资、招人、建团队、管团队,设计各种激励方案和利益分成来激励大家,这对任何一位合伙人都是极高的挑战。

  当然,如果这位新兴经理人除了投资之外,也开始学会了基金管理,比如管理团队,很幸运的坚持到了创立第二支基金的时候,那么他才能避免被淘汰。

  于是,第二支基金他们就开始增加基金规模,然后组建及扩大团队,同时实现更好的利益绑定机制。

  基金的管理也开始逐步走入正轨,好项目越来越多,品牌知名度也日益提升。

  最终,他们方可成为新一代明星机构。

  犹如Pre-IPO企业。坦诚来说,中国好的企业并不多,特别是PE阶段的企业,如果该企业已具有很强盈利能力,及高增长,或很明显的上市计划,这时候她就是大家都熟知的美女,所有人都想去追,而且追美女的过程中大家都各展法宝,竭尽全力想怎么才能把她追到手。

  而相对于GP而言也同样如此——不仅摇身变成美女的GP开始各种耍大牌,甚至热衷于出席各种场合,各种走秀,他们的精力被严重分散,他们早期基金优秀的业绩也就往往逐步下滑,最后跌至市场的平均水平。这就犹如一副鲜明的人生百态图,只不过在投资圈更为明显罢了。

  那么,如何才能化解这个问题,尽量避免这样不想遇见的情况发生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我们都知道婚姻要互相尊重,不论贫穷还是富有,在实际商业合作操作当中,不论是GP与LP,不论是处在何种阶段,彼此都应自省,是否做到相互尊重?还有是否能定期审视确认彼此应扮演的角色,适时找出调整方案,才能让LP与GP之间于初时所约定的合作承诺得以兑现。

  我想这是解决中国的GP与LP问题的核心。

  当然,也是个人观点,GPLP君希望抛砖引玉,引起大家广泛讨论。

  责任编辑:

导航

热点推荐

最新发布

友情链接